首页- 文章详情

人工智能进军传统医疗行业,老百姓看病有救了?


看病难,看病贵是无数中国人的梦魇。单说挂号、排队就让人害怕,更不用说住院、拿药了!北京一个专家号被炒到几万元,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人工智能已经水到渠成,是否能让我们看病简单快捷省钱一些呢?答案是肯定的。





两年前,刚刚兴起的移动医疗正处于投融资的最鼎盛时期:动辄几千万、上亿美元的投资,数几十亿、上百亿的估值,让彼时的移动医疗公司成为互联网领域最耀眼的新星。单单是挂号网、好大夫、就医160在内的互联网医疗公司,以及以万达信息、卫宁软件为代表的信息系统服务商都在挂号业务上跃跃欲试,互联网的“野蛮人”期待寄托这一业务撬开消解重资产的医院大门。

 

不考虑盈利能力,互联网挂号的发展的确势如破竹:六年前,挂号网团队为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免费做了第一个预约挂号平台,最初华山医院只提供5%的号源给挂号网尝试,后来这一比例增长到50%,两三年后华山医院的全部专家号都已对挂号网开放。

 

在互联网挂号时代刚刚结束,线上问诊“边缘革命”的时代又到来了:根据第一财经的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的数量已经超过了40家,其中超过30家互联网医院是在去年诞生。





然而,2016年,在经历了魏则西事件、血友病贴吧等事件后,百度+医疗四个字的组合已经变得极为敏感,而对于如何定义百度的医疗事业,李彦宏,这位中国互联网时代的领军人物也显得尤为谨慎。

 

李彦宏曾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思维逻辑、思维方式应该变成什么样子,现在还不是很清晰,这对任何公司来说都一样。百度应该及早地去朝着这个方向做思考和尝试。”

 

目前,印度的医疗已经有人工智能出现,在人工智能进入医疗行业后,医生会使用相当复杂的自主开发的电子健康记录,并最终保存在iPad上,而且,这个App非常直白,医护人员在使用前几乎不用专门教学。

 




床旁监测设备则与一个中央系统相联,手术负责人通过这个系统了解医生每天要花多少时间去干预可能发生的医疗问题。在美国,这个数字往往超过1个小时,但在印度,他们只需要8分钟——这个设备不仅价格比美国低,而且效果比美国好得多。

 

人工智能进军医疗行业是无数老百姓期待的事情,但是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来说,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与高冷的黑科技相比,简单、高效的人工智能体系可能更为急需。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仍然相信:人工智能改变医疗现状只是时间问题,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 搜狐科技